C 案例中心 Case   center 最专业的品牌服务,为您创造更高的价值

广州市格风服饰有限公司诉B公司、宋某、C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来源: 粤高
日期: 2018-09-06
浏览次数: 111

导读:在明知公司将其商标用于侵权的情形下,仍许可公司使用其注册商标,并代表公司实际实施了侵权行为,其个人行为与公司的行为构成共同侵权,应承担连带责任。


原告:广州市格风服饰有限公司
被告:B公司、宋某、C公司

诉讼代理人广东粤高律师事务所

审理法院: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 


基本案情: 

原告是一家集设计、生产、销售女性服装的大型知名企业,享有1303495号“广州市格风服饰有限公司诉B公司、宋某、C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10618027号“广州市格风服饰有限公司诉B公司、宋某、C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5902654号“广州市格风服饰有限公司诉B公司、宋某、C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的商标专用权,指定商品均为服装类商品。被告B公司在淘宝网和京东商城销售带有“广州市格风服饰有限公司诉B公司、宋某、C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等标识的女鞋,而走运鸟公司标注为生产商。另外,被告在商品“鞋”上注册了第1806510号“广州市格风服饰有限公司诉B公司、宋某、C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商标,但被告并未按照注册的商标规范使用,而是使用原告的“歌莉娅”系列商标,可见被告为恶意模仿原告的“歌莉娅”品牌。更为恶劣的是,被告在其网站多处使用了与原告享有著作权的“环球发现,活出美丽”近似的广告语“环球发现,分享美丽”。可见,被告尽一切办法使消费者在购买时误认和混淆,其侵权主观恶性十分明显,而宋某既是第1806510号商标的注册人,也是娅品公司第一大股东、执行董事和经理,构成共同侵权。


粤高代理:

1、原告对1303495号“广州市格风服饰有限公司诉B公司、宋某、C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10618027号“广州市格风服饰有限公司诉B公司、宋某、C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5902654号“广州市格风服饰有限公司诉B公司、宋某、C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注册商标享有合法权利,且该商标在中国具有极高的知名度;2、被告娅品公司所销售的产品及宣传行为已构成恶意侵害原告的商标专用权,宋某构成共同侵权;3、根据商评委及法院的过往案例可认定:不同类别的商品可构成近似商品,被告的侵权行为应承担侵权责任。4、被控侵权行为已造成了消费者混淆,其产品质量对消费者造成损坏害;5、被告持续侵权,其侵权获利数额巨大;


审理情况: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1、娅品公司的被诉侵权商品包装注明其公司信息,且其自认委托包括走运鸟公司在内的他人生产被诉侵权商品用于销售,故应认定其实施了生产、销售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八条关于“本法所称商标的使用,是指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用于识别商品来源的行为”的规定,娅品公司所生产并销售的女鞋产品在包装、鞋帮内侧或内底处惯常标注商标的位置用大字体标注“歌莉娅”标识,系将该标识作为商标使用;娅品公司在涉案各网店的产品图片、产品名称和商品详情网页中分别使用“歌莉娅”或“歌莉娅GELIYA”标识,由于其位置醒目、内容简短并直接与商品详情网页链接,导致消费者容易注意到其对商品来源所起提示作用,亦属于商标性使用。

2、同一商家同时生产和销售服装与鞋类十分常见,比如耐克、李宁等知名品牌均是如此,在同一经营场所同时出售。同时,考虑到商标的主要功能在于标示商品或服务的来源,故应侧重从相关公众,即一般消费者的一般认知角度来认定类似商品。服装与鞋类均属于人的躯干与肢体上外着的穿着用品,两者的消费对象相同,用途具有高度相关性,且在格风公司经过大量宣传和使用后,涉案商标均已具有相当知名度,本案娅品公司使用商标的形式易使得消费者误认为被诉侵权鞋类商品系知名服装生产商格风公司提供或与其存在特定联系,本案的被诉侵权鞋子构成格风公司涉案商标所核定使用的服装商品的类似商品。3.被诉侵权商品的宣传资料中所使用的“歌莉娅GELIYA”等标识,突出、放大显示了其中的“歌莉娅”文字,使得消费者很容易注意到该中文部分而忽略其余部分,结合被诉侵权标识与单独使用的“歌莉娅”标识在同一网店和商品详情页中的使用方式,与涉案1303495号“广州市格风服饰有限公司诉B公司、宋某、C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10618027号“广州市格风服饰有限公司诉B公司、宋某、C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5902654号“广州市格风服饰有限公司诉B公司、宋某、C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商标均构成近似,易使得消费者产生混淆或误认。4.宋某在明知格风公司商标权和商誉的情况下,故意控制娅品公司开设网店并实施生产、销售侵权商品的行为并从中获利,其个人对于全案侵权行为起到了决定性作用,故与娅品公司构成共同侵权,应对娅品公司所实施的所有涉案侵权行为所产生的损害结果承担连带责任。


一审法院判决:一、被告B公司和宋某立刻停止侵犯原告格风服饰有限公司1303495号“广州市格风服饰有限公司诉B公司、宋某、C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10618027号“广州市格风服饰有限公司诉B公司、宋某、C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5902654号“广州市格风服饰有限公司诉B公司、宋某、C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并销毁所有侵权产品;二、被告B公司及宋某向原告广州市格风服饰有限公司赔偿包括合理维权费用在内的经济损失人民币250万元;三、驳回原告对C公司的诉讼请求;

 

被告B公司和宋某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粤高代理认为:1.本案与前案不构成重复诉讼,请求二审法院驳回娅品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2.宋某凭借其在娅品公司的职务,实际控制娅品公司,就娅品公司的涉案被诉侵权行为构成共同侵权,请求二审法院驳回宋某的上诉,维持原判。


相关推荐
  • 点击次数: 175
    2018 - 09 - 08
    导读:本案属于技术秘密侵权纠纷,A公司一审被判侵犯他人技术秘密,承担巨额赔偿,粤高代理A公司上诉,将赔偿金额降低了近1000万元。原告:A公司被告:B公司诉讼代理人:广东粤高律师事务所审理机构: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基本案情:B公司认为多参数监护仪是B公司的主导诊断仪产品之一,其中所采用的软件和PCB图、电路图均是B公司自主研发的,该软件所包含的技术信息、PCB图和电路图属于B公司的核心技术秘密之一,为B公司带来巨大收益。A 公司与B公司属于同行业企业,也从事多参数监护仪产品的生产和销售。B公司认为,多参数监护仪软件中所包含的技术信息和PCB图、电路图均属于B公司的商业秘密,未经允许,A 公司核心技术人员披露B公司商业秘密,A公司明知系B公司的技术秘密而使用,严重侵犯了B公司合法权益。B公司请求原审法院判令:1.A 公司立即停止侵犯B公司商业秘密的行为,并在《中国证券报》《深圳特区报》上刊登道歉声明;2.A公司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犯B公司商业秘密的多参数监护仪,销毁库存的侵权产品成品及半成品,销毁侵权产品的广告和宣传印刷资料,删除互联网上对侵权产品的宣传和广告;3.A 公司赔偿B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500万元(含B公司为本案调查取证、聘请律师等支出的费用);4.A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用。原审法院判决如下:一、A 公司立即停止侵犯B公司“心电算法”商业秘密的侵权行为,即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使用B公司“心电算法”的多参数监护仪产品,删除互联网上对使用B公司“心电算法”的多参数监护仪产品的宣传广告;二、A公司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B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共计人民币2000万元;三、驳回B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47836.55元、证据保全费30元,均由A 公司承担。B公司预付的鉴定费24万元,审计费3万元,亦均由A 公司承担。A 公司预付的补充鉴定费3万元,由其...
  • 点击次数: 140
    2018 - 09 - 08
    导读:若专利权稳定,即使一方当事人不服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的审查决定提起已被法院受理的行政诉讼,也并不影响侵权案件的审理。原告:VMI荷兰公司(VMI Holland B.V)被告:B公司诉讼代理人:广东粤高律师事务所审理法院: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基本案情:原告VMI荷兰公司(VMI Holland B.V.)就被告B公司侵犯其ZL01806616.X发明专利权纠纷一案,向广东省知识产权局投诉,广东省知识产权局作出处理决定,认定被告构成侵权。决定作出后,原告向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停止侵权,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共3590260元。粤高代理:1、原告是专利号为ZL01806616.X、名称为“具有翻边装置的轮胎成型鼓”发明专利(以下简称“涉案专利”)的权利人。2、被诉侵权技术方案以被诉侵权产品为载体,没有产品的正常运转,被诉侵权技术方案难以完整客观呈现,则无从进行技术特征比对,侵权比对过程中添加的涉案辅助设备均系由被诉侵权产品自身的性能所决定的,均属必要。3、专利复审委已就涉案专利进行了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并于2014年12月4日发出第24507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维持涉案专利权有效。B公司请求中止审理的理由不能成立。4、B公司侵权获利数额巨大。VMI荷兰公司已就侵权损害赔偿数额的相关计算提供初步证据,双骏公司在明知不利后果的情况下,拒不提供相关财务账册,足以证明其侵权获利高于VMI荷兰公司的请求赔偿数额。审理情况 :一、审法院认为原告是涉案专利的专利权人。涉案专利权目前处于有效状态,应受法律保护。除法律另有规定外,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专利权人许可,都不得实施该专利,即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许诺销售、销售专利产品。国家知识产权局针对被告就涉案专利提出的无效宣告申请已于2014年11月24日作出第24...
  • 点击次数: 90
    2018 - 09 - 08
    导读:商标权和著作权是两种性质不同的权利,不能由商标权的归属直接推断出著作权的归属。原告:方有隆有限公司被告:B公司、C公司、D公司诉讼代理人:广东粤高律师事务所审理法院: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一审)、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二审)、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基本案情: 原告在市场上发现有侵犯其“MAE PLOY及图” 即“”图案著作权的调味品,生产商是B公司,委托生产商C公司、销售商为D公司。侵权产品上的商标为B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兼股东曾某分别于2006、2009和2010年申请注册的三个商标。原告遂向广州市白云区法院起诉三被告。粤高代理:1、原告依法享有涉案商标的在先著作权。2、曾某申请和注册的校袭原告作品著作权的三个商称(包括第755044号、8107729号和5550106号)已经全部被商评委裁定撤销或驳回申请,商标自始无效。3、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6)京行终656-658号行政判决认定的基础是关于商标权问题,与本案审理范围不一致。4、方有隆公司在原审主张146000元,原审已考虑到其他行政诉讼中可能涉及的情况,只是部分支持了该公司合理费用的支出,费用合理。5、方有隆公司在原审明确其在本案中主张保护的是图片的复制权、发行权,并且提供了相关的证据予以证实,方有隆公司在原审起诉三上诉人侵害其涉案作品的复制权、发行权,而不涉及其与案外人曾某的商标权权属争议,曾某不是必须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原审审理程序合法。 审理情况: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五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四条、 第二十八条、第六十四条、 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2000 修正) 第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二条第二款、 第三条第(四)项、...
  • 点击次数: 111
    2018 - 09 - 06
    导读:在明知公司将其商标用于侵权的情形下,仍许可公司使用其注册商标,并代表公司实际实施了侵权行为,其个人行为与公司的行为构成共同侵权,应承担连带责任。原告:广州市格风服饰有限公司被告:B公司、宋某、C公司诉讼代理人广东粤高律师事务所审理法院: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 基本案情: 原告是一家集设计、生产、销售女性服装的大型知名企业,享有1303495号“”、10618027号“”5902654号“”的商标专用权,指定商品均为服装类商品。被告B公司在淘宝网和京东商城销售带有“”等标识的女鞋,而走运鸟公司标注为生产商。另外,被告在商品“鞋”上注册了第1806510号“”商标,但被告并未按照注册的商标规范使用,而是使用原告的“歌莉娅”系列商标,可见被告为恶意模仿原告的“歌莉娅”品牌。更为恶劣的是,被告在其网站多处使用了与原告享有著作权的“环球发现,活出美丽”近似的广告语“环球发现,分享美丽”。可见,被告尽一切办法使消费者在购买时误认和混淆,其侵权主观恶性十分明显,而宋某既是第1806510号商标的注册人,也是娅品公司第一大股东、执行董事和经理,构成共同侵权。粤高代理:1、原告对1303495号“”、10618027号“”、5902654号“”注册商标享有合法权利,且该商标在中国具有极高的知名度;2、被告娅品公司所销售的产品及宣传行为已构成恶意侵害原告的商标专用权,宋某构成共同侵权;3、根据商评委及法院的过往案例可认定:不同类别的商品可构成近似商品,被告的侵权行为应承担侵权责任。4、被控侵权行为已造成了消费者混淆,其产品质量对消费者造成损坏害;5、被告持续侵权,其侵权获利数额巨大;审理情况: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1、娅品公司的被诉侵权商品包装注明其公司信息,且其自认委托包括走运鸟公司在内的他人生产被诉侵权商品用于销售,故应认...
Copyright © 2018 - 2019 广州粤高专利商标代理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地址:中国·广州·天河区·体育西路 191 号 B 塔 4416
电话:+86 020-32502900
传真:+86 020-32502999
邮编:510000


X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5

电话号码管理

  • 020-32502900
6

二维码管理

返回顶部
展开